可视门铃,防盗门铃打响智能装备“反击战”--“技术大咖”朱鹏程

在淘宝上搜索“电子猫眼”,“可视门铃”,一家叫“移康智能”的公司的产品综合排名。就在 不久前,移康智能刚刚拿到了全球无线通信技术高科技公司高通的数千万融资。在智能硬件这个投资高热、高危领域,高通风险投资的中国区总经理沈劲坦 言,看重的是团队以及产品定位两方面。。

“技术大咖”玩创业 家庭安防风云未动

朱鹏程移康智能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创始人,研发出身,曾是国内手机设计公司晨讯科技集团的副总裁,负责整个研发事业部的运营。朱鹏程曾带领团队从20人发展到1500人,2005年公司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一年也能做十亿的生意。”

但是“技术咖”朱鹏程对技术的痴迷,让他不满足于已经熟悉的领域,他曾极力说服公司向智能装备领域发展,等待了足有一年之久。但由于公司业务摊子铺得太大,“船大难掉头”,最终公司层面并没有答应朱鹏程的请求。

选择创业,让朱鹏程满腔的“技术热情”有了出口。他在离职的半年间跑遍了上海、北京、深圳各大展会,“觉得思路蛮开阔的,感觉互联网行业有很多可以做的东西。”

之所以选定安防,“一来是看好安防领域,欣欣向荣”,同时,“家庭安防市场还是比较开放的,你有好的产品,消费者也愿意买单。”

当时,市场上有7、8家做类似产品的企业,做得比较好的是台湾的一家企业,“那时候在淘宝上一搜,基本上都是他家的”。但作为一个后来者,朱鹏程仔细分析了对手的产品,觉得“都太工业化了。”

11年10月公司成立,只有5个人。两个月时间里,移康就研发出了第一款可视门铃产品,功能和当时市面上的产品差不多,但在细节上有很多出彩之处。

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当时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市场在哪里,有没有客户,就这么边做边摸索。”找不到客户,就一个个打电话。到现在,朱鹏程还能清楚地记得,“第一批订单是12月23号,晚上八点多钟,我自己开车送到顺丰快递收货的地方。”

当时一位温州客户在淘宝上有一家店专卖电子猫眼,“把我们的产品上架之后,没想到才两个星期,我们的销量就超过了原本店里爆款产品一个月的销量。”

后 来总结,朱鹏程看了淘宝上很多客户的反馈,“有好几个客户的评价都差不多,说虽然产品比别人贵了100块钱,但觉得值。”从总体的外观设计、工艺,到性 能,夜视,移康在细节处理上还是非常出色。

首战告捷,网上很多分销商找上门来要求做代理。通过网络,移康口碑传播的速度很快,很多线下开始开拓,“如果让我们自己来,还真不知怎么开拓。”

也因为打了漂亮的一仗,朱鹏程认识到,“一定要把东西做好。”销售是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

“幕后英雄”来到台前:有品牌才有附加价值

“我 们公司成立的时候就立志要做品牌。”朱鹏程之前所在的晨讯科技为松下、夏普等手机厂商做外包,设计、开模、生产全部都是自主研发,每台却只挣转包商的五分 之一。“关键在于没有品牌”,只能做价值低廉的“幕后英雄”。这件事深深触动了朱鹏程。“无论如何,公司再小,先要把品牌做出来。”公司一诞生,朱鹏程就 把专利、商标都注册了下来。

第一代产品出来的时候,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小插曲。当时产品 出来讨论定价的时候,朱鹏程和团队都觉得,对手的产品已经有影响力了,自己的产品自然应该“比他便宜一点”。当时团队里专门负责品牌营销的人则不同意, “我们移康明明是要做自己的品牌,东西也不比别人差,为什么要卖得比人家便宜呢?”对手定价399元,这位成员建议将价格定为499元。

朱 鹏程说,“我当时就想,哇,怎么高这么多啊!不过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嘛,我当时想,先这样挂上去,不行再调下来。结果淘宝一上架,两个星期就超过了人家一 个月的销量,我们也很意外。”或许是理工男特有的腼腆,朱鹏程在谈起这些成绩时,没有豪言壮语,语气谦逊、平静,偶尔开着理工男的小玩笑。

时隔三个月,第二代产品问世,加入了防盗报警功能,如果有人长时间在家门口徘徊,电子猫眼会自动监测并报警。

第三代产品则加入了视频留言、手机远程对讲等功能,更加智能化。这一款产品的面世也奠定了移康在行业内的地位。“提到电子猫眼,大家都知道移康了。”

而第四代“叮咚”系列,则实现了质的飞跃,可以和WiFi联网,加入了手机功能。

通 过创新,不断进行产品迭代,然后从“微创新”慢慢积攒成“颠覆性创新”。专注于家用安防领域的移康,用两年的时间走过了行业 安防“大佬”海康、大华十年的路,从零开始形成了自己的技术壁垒,其中涉及到网络、视频对讲、视频传输、远程对讲等多重技术难关。

在移康办公室里,关于技术的专利、奖项摆满了一大桌,目测围起来可以绕办公室一周。

“要跑得比对手快 才不怕抄袭”

小小的电子猫眼,要做好了也大有讲究。门上的WiFi非常耗电,普通手机差不多1-2天就需要充电,但叮咚能做到待机一个月,“应该还可以优化,我们的目标是两个月充一次电。”

再比如反应速度,“美国有两家产品,一个叫doorbot,一个叫skybell,我们测试了一下他们的产品,按门铃在4-5秒反应,我们能做到网络正常的话2秒以内。”

而在帧率上,从一代的4-5帧改进到现在的10帧。“国内网络带宽还是小了一点,不过我们也在优化,研发端有些新的技术,哪怕网络状况不好,用户也能流畅观看,包括对讲效果。”

不久之前,新版的小屏幕电子猫眼叮咚Mini在淘宝上众筹,目前已经突破了600万,“10日凌晨上的线,十小时后订单额就超过了100万,”朱鹏程说,“这次我们的目标是1000万!”

对于专利保护和竞争,朱鹏程坦言,“有好几家山寨我们的,我们一代产品出来才半年就有山寨了。”不过他乐观地表示,至少说明产品受到了市场的认可,“像行业标杆一样。”

而作为一家以技术为核心的科技创业公司,如何处理“山寨品”是绕不过的话题。对此,朱鹏程的表现倒很坦然,“对手逼着我们不停向前。因为他们抄袭也需要时间,只有比他们跑的更快,不断更迭产品,才能把受到的影响降到最低。”

朱鹏程相信,随着产品慢慢体系化,技术门槛不断抬高,对手的抄袭必然会越来越困难。“新的WiFi产品抄起来就难了。技术壁垒很高,服务器、云端、APP形成了一个系统,小公司不一定有实力做。我们前面也是积累了两三年,吃了很多苦头。”

未来,朱鹏程表示移康会不断扩展智能安防产品。新研发的智能锁、家用摄像头已在量产阶段,其中每一个产品都可以和猫眼联动,形成完整的产品体系,应用在更多的生活场景中。

脚踏实地,迎难而上,理工科出身的朱鹏程将“实干”作为自己成功的秘诀。“要做持续发展的公司,还是要技术积累,从零开始摸索。”

文章来源:人民网  

<<上一篇专访 | 移康智能专注电子猫眼做智能家居安防的先锋者 移康智能高清网络摄像头“远见”为“亲子嘉年华”保驾护航下一篇>>
关闭